“我實在看不下去了,再大的阻力我也要爆料。”接到江西瑞昌市副校長杜國金猥褻兒童案的爆料時,爆料人這樣跟我說。
  仔細搜索會發現,2013年7月,江西省瑞昌市九源中心小學所屬上源小學代課教師陶表功被曝猥褻7名女童並致6人得性病。該案曝光僅3個月後,瑞昌市碼頭鎮某小學教師張某又在課堂上猥褻兩名6歲女童。今年7月,張某被當地法院判處5年有期徒刑。而官方通報顯示,就在張案判決生效兩個月後,江西瑞昌副校長杜國金,利用值晚班的機會,先後將3名女生叫到自己的宿舍進行了猥褻。
  薄弱的安全防範意識
  長期從事女童保護公益項目的一位記者朋友直言,江西是兒童性侵的重災區,但看到記者搜集到的數據時,她還是被驚到了。
  據瑞昌市教育系統負責教學內容安排的官員透露,整個瑞昌市教育系統小學生日常課程基本不涉及兒童防性侵教育。
  而以發生杜國金事件的武蛟小學為例,該校在硬件設施建設方面也存在安全隱患。儘管女童遭猥褻事件頻發,針對女童的保護性硬件設施仍然很薄弱。據知情人介紹,事發後,武蛟小學加派了值班人手。但知情人透露,該校還存在男女混住現象。
  流行的“冷處理”思維
  一個值得反覆提及的信息是,2013年7月,媒體曝光瑞昌市範鎮上源小學代課教師陶表功猥褻7名女生並致性病引發全國輿論關註,當時該市分管教育的副市長蔣賢智對此評論說,“如果是我的孩子遇到了這樣的事情,我就不聲不響帶她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去治病,不會向政府要一分錢。”
  分析蔣賢智的言論不難看出其骨子裡流淌的冷處理思維,這樣的思維在瑞昌的教育系統官員之間也很普遍。武蛟小學一位老師透露,家長得知孩子被猥褻後第一時間找到了學校工會主席蔡國明老師。而蔡國明則向新京報記者承認,自己並未第一時間上報或報警。其實,在蔡國明獲得信息前,孩子被猥褻的消息早已在小學老師內部甚至校外傳播開來,但從9月1日事發到10月10日,事件經過超40天發酵才被人舉報到警方。
  這種冷處理心態也體現在瑞昌市教育系統個別官員身上。
  我試圖向分管人事的瑞昌市教體局一副局長瞭解杜國金的從業經歷,該局長在獲知情況後直接將記者的手機設為了黑名單。據接近這位副局長的人士介紹,從前日開始,他拒接了一切陌生號碼。
  我嘗試聯繫教體局相關負責人,但均以不知情,不分管,或比較忙為托詞拒絕談及此事。
  在瑞昌,冷處理思維不只體現在個別官員身上,普通民眾亦是如此。在杜國金事件的採訪過程中,面對自己家孩子被傷害,家長們的維權意識並不強。一位家長甚至勸記者“等等再曝光,要是他們不滿足我們要求再說”。
  兩個亟待解答的問題
  官方通報顯示,杜國金對猥褻兒童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,相應的法律程序亦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中,然而,目前仍有兩個問題亟待瑞昌市相關主管部門解答。
  隨著調查深入,越來越多的信源證實,杜國金在瑞昌市橫立山學校任教時有過猥褻兒童的前科。
  由此產生第一個疑問:杜國金為何能在從業歷史有爭議的情況下重返教師隊伍?
  武蛟中心小學校長杜斌的說法是,杜國金自己向瑞昌市教體局人事科申請,獲批准後調到武蛟小學的,並稱不知道杜國金有前科。
  另一個關鍵問題是:事發前一個月提拔為副校長的杜國金是如何通過組織考核的?
  武蛟中心小學一名老師稱杜國金是受到校長杜斌推薦,才有幸通過考核。
  杜斌否認了這個說法。作為杜國金的上級兼同村遠親,杜斌對這位下屬更多地表達了惋惜之情。對於杜國金的處理,他則強調警方已介入,會按照法律程序儘快給社會一個交代,他個人至今依然不敢相信杜國金所做的一切。
  新京報記者 何光
  編輯:陳思  (原標題:【手記】猥褻女生的副校長,如何通過了考核?)
創作者介紹

Oh!Shoot!

wi83wixi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